艺术家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琉璃厂在线!   请  登录 注册 个人中心

买家服务中心:010-57018158    琉璃厂在线首页

何平扬

资讯详情

资讯详情

何平扬:论邛窑的历史成就与工艺传承创新
时间:2017-12-07 16:42 点击:0次

      “邛窑始于南朝,成熟于隋,兴盛于初唐,至唐末五代长盛不衰,结束于南宋中晚期,共经历了约九个世纪。”


      据考古调查研究,已发现古代比较集中的窑场遍布长江上游的支流岷江、沱江、涪江流域支系的沿岸,包括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四川西部和南部地区,计13个市县。这些地区的窑场,普遍起于东晋或南朝,有的结束于隋或唐,多数终于唐末、五代或宋。这些窑场的产品,其胎质与釉色、造型与纹饰多具有明显的共性;如果将上述窑场的产品集中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区分其各自的产地的。因此,考古学界将上述窑场的集合视为一个“窑系”。因为,地处邛崃地区的窑址分布最广,面积最大,窑包最多,品种最丰,产品最精,质量最好,烧造时间最长,产品销售范围最大、对省内外的瓷窑影响最直接,最具有代表性,所以称为“邛窑”。


      中国陶瓷史告诉人们:从汉、晋到宋代,中国古陶瓷逐步实现了青瓷、白瓷、黑瓷到其它各种单色瓷、装饰瓷、花釉瓷和高、低温釉上、釉下、彩绘瓷以及彩色雕塑陶瓷的突破性飞跃。在这一飞跃过程中,“邛窑”、“邛瓷”扮演了承上启下的创造性角色、开拓性角色,在陶瓷史上功不可没。


      由中国硅酸盐学会主编的《中国陶瓷史》认为:“釉下彩绘是长沙有历史性意义的首创,开始出现时纹饰比较间率,先出现釉下褐彩,然后发展为褐绿两彩。”“长沙窑釉下彩突破了青瓷的单一青色。各种纹饰大量出现,丰富了唐代瓷器的装饰艺术,对后世釉下彩的继续发展开了先河,在工艺上也为后世奠定了基础。”然而,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将修改上述记载。


      早在南朝晚期至隋,邛窑就首先开创了在青釉中加入富含五氧化二磷的原材料,使青釉变成了呈乳浊状的青绿釉,并广泛应用,大量的出土邛窑器物证明:唐、五代时期,绿釉和青釉的质量和施釉工艺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


      从隋代开始,邛窑还先后创造发明了釉下点彩、斑彩和黑、褐、绿三色高温彩绘瓷。正如陈丽琼先生所说:“这是个飞跃的进步,划时代的创造。我国陶瓷装饰艺术,由单色釉下彩向五彩缤纷的彩瓷世界发展而发端于此。”到了唐代邛窑由原有的黑、绿、褐三彩,更新为黄、绿、褐、蓝等数种颜色为基调的彩绘,同时还兼烧低温彩绘瓷,于是,邛窑一改以往“南青北白”、“重釉不重纹饰”的特性,将胎装饰(刻、划、堆、贴、塑、模印等)和釉装饰、高温彩绘和低温彩绘、釉下彩绘和釉上彩绘集于作品之中,开创了彩绘瓷的崭新局面,考古界把四川唐宋时期邛窑的三彩器叫做“邛三彩”,开创了中国瓷器艺术与科技发展史上一座新的里程碑。


      邛窑的光辉成就,将我国陶瓷装饰艺术,从单色的高、低温釉下彩向色彩丰富、装饰考究的多品种彩瓷发展的历史,向前推进了200年,这不仅是中国古陶瓷史的光荣,而且是中国古代文明史的光荣!


      历史的尘埃曾一度封存了邛窑的光辉,但是,邛窑的工艺并没有完全因此而终结。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邛崃地区的陶瓷艺术工作者,在继承、发扬邛窑传统工艺的同时,面向新时代、适应新潮流,在开拓、创新的大道上做出了新的贡献。我本人也为此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工作。


      我认为,对古代一切优秀的传统工艺技术包括陶瓷工艺技术都应该采取既继承又创新的态度。


      继承和创新是辨证统一的关系:继承是创新的基础和出发点,没有继承的创新,就是空中楼阁,就是无根之木,就会丧失民族性,继而就会丢掉世界性;创新是继承的需要和发展,没有创新的继承无异于食古不化,是原地踏步,就会脱离社会需求,就会与不断变化的时代审美潮流相背离,最终甚至会导致继承的中断和优秀传统的丢失。因此,在邛窑工艺产品的设计、生产和经营中,必须面向市场——既面向仿古工艺品市场,又面向实用性陶瓷市场的需要,处理好继承和创新的关系。


      在仿古工艺品的生产上,应当尽可能“复古”——尽可能按照唐代邛窑陶瓷烧成工艺的主要程序进行,努力研究古代邛窑陶瓷器,在原材料的使用、器物的成型方法和施釉方法,以及装饰技法上的特点,采取“拿来主义”,生产出充分展示古代邛窑精美陶瓷魅力的产品,为旅游市场增添富有地方特色的旅游产品,同时,充分显示古代邛窑陶瓷的光辉成就,弘扬中华传统文明。


      在实用性陶瓷的设计和生产上,要充分利用邛崃地区盛产茶叶、白酒的经济优势,为茶叶和酒类等产品,设计和生产精美的实用性强的陶瓷包装产品,从而,增加茶叶和白酒销售的附加值,扩大邛崃地区茶、酒的销售范围,提高市场知名度和占有率,为促进邛崃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我在传承邛窑工艺方面已经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也取得了一些成就。


      在1978年举行的四川省工艺品展览会上,我代表温江地区参展的“雀竹台灯”受到普遍好评。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特别是1996年原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在了解我的创作业绩之后,欣然命笔,题写了“陶缘”两字赠我。这对我在陶瓷工艺水平的提高和更多